一個值得尊重的創作大師,療癒靈魂的Lino Tagliapietra

2018/06/15 18:21
記者|莊睿庭  圖|琉璃工房地區:台灣台北

琉璃工房創辦人張毅和楊惠姍在琉璃工房創立屆滿三十年之際,特別策劃了一場「不再會有的Lino Tagliapietra」玻璃藝術特展,作為創立三十年的禮物,更將天下頂尖的玻璃藝術,呈現在國人面前。這是一場千載難逢的文明、藝術、性命饗宴。

被譽為「玻璃藝術之神」的利諾.塔亞彼耶得拉(Lino Tagliapietra),本年八十四歲,從十歲開始发愤投身玻璃藝術領域,至今已經七十三年。他在玻璃藝術的貢獻和成绩,無人能及,因為他一輩子只做一件事,是一個工藝靈魂的最高指標。他將玻璃視為性命,他的平生便是玻璃。

玻璃吹製藝術既複雜又奇异,是尽力、熱情、技能的綜合展現,加上不斷創新的技術和东西,更主要的是冲破舊有傳統的限定,能力呈現出多樣、豐富而不可思議的千萬變化。特别Lino對色采獨有的敏銳、創意和靈感,能力準確的執行創作观点,在炎火中淬煉出完善的結晶。

Lino大師的作品被各國爭相邀約展覽,足跡遍布天下各地。他的作品有一極大特点,便是將他對差别都会的風貌印象,化作繽紛的色采及跳躍的線條,呈現在創作當中。以下讓我們一路走進Lino大師的玻璃藝術天下,欣賞他七十多年的苦修創意,及蘊含聪明美學的極致工藝。

《奧斯圖尼/ 2008》

奧斯圖尼是義大利的都会。Lino冲破傳統的限定,製作時先做一個像是湯匙的原型,再做别的一個湯匙,然後把兩個湯匙的一邊合起來後,操纵仍有的縫隙,再把玻璃棒和嵌絲玻璃,放進去之後,再去吹它,這個技法其實是之前從來沒有嘗試過的,最後稱之為「湯匙技法」。

色采紋路以外,細看上頭的刻紋是别的一個标的目的,并且刻痕的标的目的、寬度、幅度,線條的走向都不一樣 ,是以產生了穿插層疊的奇奥幻覺。每個轉折和所呈現的律動感,真是使人嘆為觀止。

《肯亞/ 2011》

(

這個作品大要花了近10天,要先做外層,有點像先拉一條蛇,環繞成一個外層的型,然後做內層的色采的構圖和變化,再去做吹製的加工,這個技法跟《奧斯圖尼》的做法是类似的。

《康達里尼/ 2016》

康達里尼是威尼斯的一座宮殿名稱,這個宮殿戶外有一個大階梯,以是Lino用內外層去呈現表達戶外階梯和室內的關係,用的是一種叫做mulino的体例。威尼斯有一種類似像拼盤的做法,先把它做成差别的玻璃棒切片以後,組分解一個拼盤,然後再用這個拼盤去做一個牽引的動作,把它拉成一個立體狀,內外層交織出斑斕炫麗的色采和層次,讓人眼花神迷。

《珠寶/ 2016》

大約是在西元1500年摆布,在威尼斯發現了一種叫做砂金石的石頭,是中世紀時熱中投入的一種煉金術,在煉金的過程當中,把石頭變成黃金。

這個作品是將藍寶石色、紅寶石色、金色的玻璃棒,在吹製的時候拉出玻璃紋,同時在加工的過程當中,在裡面放入了銅粉,以是就會看見這種金光閃閃的结果,神似砂金石,以顯現出如皇族般文雅及尊貴的氣韻。

《非洲/ 2013》

先用拼盤的体例,然後用牽引再用吹製。在吹製的過程當中,要若何讓原來拼盤裡的花紋,拉出這些弧形的線條,再加工像豹紋的點狀在下面,最後呈現如寶石般奥秘的光的感覺,這些都须要事前設計構思的,也恰是作品帶有神祕感的魅力地点。

《塔斯馬尼亞/2012》

塔斯馬尼亞是一座呈心型的島,為澳洲自然生態保護得最完善的处所。號稱「自然之省」,亦被譽為「蘋果之島」,亦有「澳洲版的紐西蘭」之稱,以秀麗風光和樸素人文為特点。

這件作品是在澳洲实现的,看似色采單純,但製作工序卻很是繁複。一開始這個玻璃泡是很是小且通明清亮的,從最小的玻璃泡開始,再準備一個嵌絲玻璃球,去做一個型式的操控,然後把這個球狀的嵌絲玻璃做壓縮,再拉扯開來,就會构成下面這一段藍色、雙層的樣子。下面這段再用别的一種顏色的嵌絲玻璃,然後把它做擠壓,同時再塑型,過程很是的複雜,也要很是謹慎。最後再用通明玻璃紗,先包覆下面這一層的藍色玻璃,然後再逐層包覆第二層、第三層,讓他构成有一點漂泊的諾亞方舟的感覺,這個工序是很是繁複并且须要很長的製作時間。

《巽他族/1998》

給這個作品取名巽他族,因為覺得這個名字有詩意的感覺,就犹如Lino對地盘的想像跟感触感染。這個作品的難度在於裡面玻璃棒做成玄色的紋路,别的再用别的一個玻璃棒做成凸起的外層,然後在里面的玻璃放上一節一節的黑點,要做到這個水平是很難的。

《天使之淚/2015》

這是Lino大師很滿意的作品。中間玄色圓形環繞及螺旋形的線條,呈現一個完善的旋渦,再向上延长瓶頸和瓶口的作法,是很是高難度的。這也是陸續幾年天使系列技法的冲破。Lino大師認為,有時候「限定」,其實是在我們本身的心裡,但若是你打開一扇窗,就會發現别的差别的能够。是以「限定」是不存在的,主要的是在不斷做的過程中「求新求變」,从头發揮一切能够的想像力,常會創造出連本身都不测驚喜的新作品來。

《大阪/2012》

 

每個玻璃作品在構成的過程,须要運用很是熟練的技能,也便是要運用「共融性」,將各種色采奇奥的搭配在一路。當玻璃色采的膨脹係數差别,很有能够會從那個色采裂開來,增添製作時的困難。以是大師能够讓這麼多豐富的顏色融会在一路,是很是诱人且難以领会的。

《恐龍/2012》

大幅度地操纵牽引体例,於吹製玻璃中拉曳出修長水流形的瓶口,顛覆傳統玻璃平穩的外型,局促的底座挑戰作品均衡的重心,不可思議的極危險形状,更凸顯出製作的高難度。也惟有大師爐火純青的技術和創意,能力成绩如斯優美的線條和彷彿韻律般豐富炫麗的色采。

《奮進/1998》

這是一個組合型的作品,能够当作是在空中飞翔的鳥,也能够是飛翔的威尼斯鳳尾船,尽力的摸索天下,向未知的未來前進,這是件鼓励民气不斷向前,具备性命力的作品。

Lino的每件作品,背後代表的是千年人類玻璃歷史,他是這個世代玻璃藝術史的傳奇,代表著威尼斯吹製技能的第一人。而他的平生,是藝術家工藝倫理的最好典範。

 

資料來源:

 

有快乐飞艇的彩票app 快乐赛车app哪个好玩 快乐飞艇网站开奖 快乐飞艇技巧 快乐飞艇是官彩还是私人彩票 快乐飞艇开奖历史 快乐飞艇定位胆技巧 2019快乐飞艇全天免费计划 快乐飞艇用哪个计划 彩票快乐飞艇玩法